<tbody id='qthtmsgr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itcigk0k'></small><noframes id='4pjui7vw'>

  • 热门推荐
    太阳棋牌城在线
    麻將致勝技巧—如何控制下家-十年棋牌
    太阳棋牌城在线 2020-08-23 15:27

    麻將致勝技巧—如何控制下家

    所謂盯下家”就是不讓下家吃牌,他打什么,我也打什么的辦法。

    或稱頂下家”、注下家”均是它。

    在前兩節里,已經有說到盯下家的輪廓.在木節內,當詳細論及之。

    盯下家.其實所盯者不僅下家而已,有時是兼顧共他兩家的,對面、上家,相距太遠.難以控制,而下家在你威脅下,你應該設法控制他。

    他不能進張.他就少打危險的張子.循此推論.單純的盯下家也就有使其他兩家延緩進張的效力。

    所以盯下家是麻將戰術中摹本技術之一。

    下家打一張四條.你也打一張四條.固然楚盯,可是這一種機緣并不多。

    下家打一張四條.你打一張一條.固然可擔保他決不致吃進.然而這也未必能盯牢,我所以說:盯柑牢”,而不道盯到牢”者。

    因為盯到牢”雖然可能,然而盯拐牢,使需要兩個摹本訣竅:①記住下家所打的牌的先后次序.這延賭博的技巧。

    打麻將當然不是例外。

    有一種新式打牌法.將所打的牌一只一只排在門前,所謂一條龍”打法.那就可以省卻不少記憶力的運用,然而這一個習慣,到現在.還不十分井地。

    所以記牢下家的打牌先后次序還是需要—當然你還得加以推測。

    我不說:記牢下家所打一的牌”,而說記牢下家所打的牌的先后”.因為僅僅記牢所打的牌未必可有合理的猜測,而記牢其先后,方可有七八成的準確率(一百分的猜準我向來是否認的,因為這便是使用玻璃牌的職業賭博家的理論,要記牢下家的牌的先后次序,惟一的方法是全神貫注.在打麻將的時候不作旁想.專注意牌的進出之謂也)。

    習慣成自然,自然能盯牢下家打牌的訣巧和習慣,于是可猜測其手中所有的牌。

    所以要記牢和注怠其先后,惟一原因是如此方能猜得其牌之輪廓。

    于是你所盯之牌的范陰就擴大.方能打得牢。

    譬如:下家所打的五只的次序延:南,西.一萬,九萬.二筒。

    這是一個平常的例子.然而你可盯之牌的范川已有:除上述的五張外,還有五筒及一筒等.四萬有時也可打。

    理由楚:此人立起的時候至少限度有三四張孤張,如二五萬搭子或二萬一對決不肯先打一萬后打二筒,此是一例。

    同時,任何萬子必較條子來側穩健.因為從五只牌看來.萬子搭子最多一搭.而條子可斷言必有搭子,雙至于一條九條較二三四五六七八萬為危險。

    (2)預先留下一個余地。

    你坐在他的上家,你比他先打.所以時常會遇到你所打的就址他所打的.覺無牌可盯。

    這又是一個極容易碰到的問題,尤其延下家是一個技巧精明者或牌風甚順者.你就應該有一個未雨綢繆”。

    我主張:在牌立起的時候,你應有一個通盤的籌劃—而預備盯下家的計劃也正楚如此。

    你不妨在打第一張或第二張的時候,打一張尖張,如若你的手中的牌是相當好的,而東南西北風之流并不多的話。

    這有兩種意義:一可以試探下家的牌楚否要吃這一類的牌.而吃了這一只后那打的次序就變成他先打你后打了:可以永遠留一只沒有用的牌來盯下家,如若他不吃—事實上,-{一次中有七次下家不會吃的,因為時間太早,他的搭子尚未兜齊,或不要吃,或不能吃。

    可記牢:我這里所謂尖張,決非二八,而是三四五六七,因為三四五六七任何一張打過之后,你便有更大的盯張范圍。

    如打過四萬,一萬七萬便在可打之列—這固然有機會失算,然而便宜下家的機會又必楚一半之下,二八根木就可視作么九,因為下家如在很一早的時候打出么九,二八便是相當穩妥的牌了(如遇打么九的便應特別留意)。

    我說過:在盯下家的時候同時要顧到自己的牌,所以,專于誅張未必是櫥,你應在可能范圍之內加以控制。

    這里來舉幾個常遇到的例:①下家未曾打過萬字,而你手中有三五六萬三只,依常理而言,這張三萬是無用的,然而下家所打的牌既然顯示一種可能性—要吃萬子,你便應該少于J一萬子。

    在這種時候,你便應該盡量打其他的牌,切不應該先打一只三萬,因為尚可有機會不打三萬,而打六萬(如若抓進一張四萬或吃進-張四萬),甚至于兩張都可不打(類如抓進一萬三萬I付,可拆其他的對子)。

    這一種扣留”是相當爪要的,因為一來下家也許在搭子將齊的時候會打一張六萬,你就可打一張六萬,或他打一張九萬,你亦可打六萬(至少限度較三萬為穩,因為下家既多萬子,難免沒有邊三萬的搭子(或三萬一對):二來可挽救危險的局面—即根木就拆其他的搭子而留下三萬(希望抓進一二萬成搭),如有一二三四萬時亦相同,不應以為一萬是大么,可隨便打,在此種情形下〔即下家未鐘打過萬子)一萬十九恰是下家所要的牌。

    這一種猜測,并不限定下家是在做一色不做一色時,其可能性亦正相類技巧應仔細注意,以盡快達到只只打熟張”的境界。

    妙下家老一早就拆邊七萬的搭子,你便切忌打七萬,因為這不是誅,而是送來。

    當然在這種情形下,打四萬亦是愚蠢的。

    又如下家老早拆四七萬搭子,同時卻沒

    有做一色的嫌疑,你便要謹防他吃一四萬。

    因為這一類的拆搭子的方法是最尋常的。

    ③下家沒有打過筒子,而你手中僅存的七只牌是二萬一對,六筒三只,四筒七筒各一只,抓進一張三萬,那請問你應該打哪一只。

    這一類的情形是常有的,你不必固執于那筒子萬子的數日,凡是有相同的情形—都可象下面這樣考慮。

    我以為應先打七筒。

    理由是:三萬和二萬絕無先打之理,因為吃虧太多,白己有六筒三只,打七筒,下家可吃進的機會不多,而且就是吃進了,未必是一張甚合胃日的,而打四筒必為下家所最合意.打七筒似乎吃虧了一張八筒的進張,甚至九筒的進張,但留四筒可以有二三筒的進張,利害方面相差無己。

    換言之,凡遇自己有一坎的時候,你就應該先打進邊張的牌,而后打人家可吃的機會較多的一只。

    這一個例,當然是守勢較多的情形下運用的—但是牌的情形到這種組合時,十九你是應該取守勢的,因為最低限度,你要再卜一張打聽張,而別人所處的情形也正是如此:所以總以守為較宜。

    ④到最后七張時,摸進一張后你的牌有兩對或兩搭,你應該打哪一只我已經說過:應先拆對,然后拆搭。

    問題就在于拆哪一對呢在這種情形下,你根本不必希望對子來碰,所以,你開對時的宗旨就是減少下家可吃的機會。

    你所拆的對子應該以愈能進邊張愈好,以這一對附近的牌愈多見愈好。

    例如你有八九萬兩對,你應該打九萬。

    或你有三四萬兩對,如一二萬多見,則打三萬,五六萬多見則打四萬(如為乙筒一對,三條一對,也同此理)。

    除了有特殊征象可斷定下家不需耍某幾張牌外,你就應該計算可能性的多寡,來斷定你所打的牌,務求下家缺少可吃的機會。

    麻將變化無窮,下家打一張中風,你有一對〔甚至于有一坎),你可以不碰,而拆對以誅—這并不是犯傻,在某種情形下,你正可以如是打牌,而且未必是l一分吃虧的。

    這一類的焦土政策”的誅下家辦法,遇下家是做莊的時候,頗可施行。

    總之在情勢_卜應該取守勢的時候,誅下家是要破釜沉舟的,在全勝的情勢時,則盡可能采取攻勢;采取攻勢的時候應先打尖張而留熟張,所謂迅雷不及掩耳”之法也。

    皖约棋牌 十年棋牌 情形 五星棋牌
      <tbody id='kh2p1obd'></tbody>

  • <small id='a0gseled'></small><noframes id='kqlzsvoo'>

  • <small id='snw0tnix'></small><noframes id='46sao3fy'>

      <tbody id='7ea3u3dq'></tbody>